小さな応援の歌♪
原创/oc/企划为主!
完全兴趣使然,感谢您的推荐和喜欢♡
约稿or做朋友请私信♥
头像by @Keroreud 太太,太好看了呜呜呜

梦魇和鸟笼(一)

是AU呜呜呜呜怪盗AU少女漫画风味(你确定?)萌得老夫反复爆炸!闭关期结束想画爆这个paro(你特么快去干活然后把人设卡填了)顺便再次赞美桃爸爸的肝

安静产粮自萌的叶梗也叫桃记:

监禁组的怪盗au设定

 @援歌 家的伊诺克的警官p和我家的蛾子的怪盗p(立绘可点我

^^和主线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个人的兴趣爱好所致。




电源切断。

监控器跳屏。

打碎警铃。

投射烟雾弹。


然后顺着绳子划过半空,长长的金色的麻花辫子甩出嚣张的弧度。

怀揣着项链,穿着精致可爱的小礼服的少女停下了脚步,她推了推微微下滑的圆框眼镜,

“晚上好。”她优雅的鞠躬。

“晚上好,亲爱的小姐。”伊诺克正了正领结,海蓝色的眸子被帽檐的阴影遮住,“初次见面,或许应该自我介绍一下?”


“比如代号,什么的?”

金发的少女歪着头,不合时宜的像是在思索着这个问题,“……梦魇、吧。”

“真是有趣的名字。”伊诺克伸手,“不过在您离开之前,请把艾薇拉的眼泪留下。”


闹钟响了起来。

蛾呻吟着从床上翻身爬起,昨天出现的警官简直奇怪的不能理解。她扒拉着昨天放在床头柜的衣服,磨磨蹭蹭的换好,随意的把头发扎成马尾便走出了卧室。


该开门营业了。

蛾的父母早年离世,给她留下的只有独居的七十平小屋和一间店面不大的玩具店。因为地理位置不错,所以生意尚可。

维持小康水平的日常生活没有问题。

但是问题却出在了一个不知道打哪来的远房亲戚,说着不知所云的话要蛾去寻回他们家族遗落在各地的财产。

本来是明确拒绝的,却被一纸看不清签名的欠债条拌住了脚步。协商之后便成了这样的交易


只要寻回财产到达一定数额之后,欠债便可取消。也不会再有家族的纠纷来打扰蛾的生活。

说是寻回,实际那些财产早就被古董商珠宝商专卖给富豪或者收藏家,要回来谈何容易。走投无路之下也只有偷窃这一条路走了。


不知道那位远方的亲戚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为了守住自己平静的生活,蛾的怪盗修行也就此拉开了序幕。


玩具店是遵循着父母的做法,回头客并不少。即便如此,也并不会和餐饮店或者服装店一样每天都会忙的不可开交。

这个城市的夏天总是闷热的让人心情烦躁。

蛾用勺子挖着西瓜,漫不经心的看着时钟计算着自己订的外卖还会有多久才到。


玻璃门被推开,本来无声的风铃被微风带出轻轻的响声。

蛾抬头,是一个面生的客人。


但是却是见过的,在昨天晚上。

摘下了帽子,穿着休闲的短款外套,浅栗色短发的青年拎着奶茶递个蛾,

“门外的外卖员刚好路过,是你的吧,店长小姐?”

“……谢谢。”

蛾接过了奶茶,冰块哐哐撞击着纸杯。她把西瓜放在一旁,“您太客气了。”


“我是新来的警察,最近才上岗的。”青年面色平静,笑容温和,“叫我伊诺克就好。”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蛾把吸管插进奶茶,像是好奇的问了问。


“啊不不不。”伊诺克摆手,“有个亲戚的女儿过生日,听同事说这里有玩具店,就想过来看看能不能买份生日礼物。”

蛾看着青年漂亮的蓝色眼睛,慢慢啜了一口奶茶。

她不喜欢这个叫做伊诺克的眼神。


和那个来历不明的亲戚的眼神一模一样。


自那以后那位警察先生就经常来打招呼,起初还用着给谁买礼物的借口,后来就演变成了带着蛋糕或者零食串门。

笑容温和,举止优雅,说是上流社会的富家公子也不奇怪。


但他是警察吧。

蛾起初还以为自己的窃贼身份曝露,之后却隐隐察觉似乎是对方喜欢上了自己的可能。但是他们之前有什么交集吗?


躺在床上思考了很久却也没有答案,辗转反侧也找不到结果。蛾叹着气把自己塞进被窝,放弃再去思考这个似乎没有根源的问题。

那之后过的平静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莉莉公主的匕首?”

“那是很珍贵的收藏品,请一定要小心行事。”那位亲戚的下属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地图,庭院值班表,防盗装置设备情况都给您发过去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联系我。”


“知道了。”


蛾理了理挡在额前的刘海,把预告函上的独角兽的犄角重新描了一遍,才塞进了口袋。


怪盗一词听着很浪漫,带着少女漫画的气息,实际上做起来繁琐的要命。蛾有时候非常庆幸自己中学到大学时期都是体操社的陪练,大学期间还因为一时的兴起跑去学了跑酷,虽然不及专业人士不过稍微上个矮墙爬个屋顶也不算很难的事情。

后来为了达成交易,特地参加了整整一年的野外生存专业训练,手上都磨出了不少细小的茧子,还不能对朋友说到底为什么要去做这么折磨自己的事情。


这以后对于现在的行动自然是好处多多,却并不是蛾自己想去做的。

明明和自己毫无关系,却要背上这种诡异的欠债,却为了保住栖身之所而隐忍了下来。


第一次偷的东西是被称作“恋爱”的蓝色宝石,据说是在地下黑市被炒作价值千万的东西,后来被上流社会的哪个家族买了去。

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出现这种嚣张的预告函,警方和那个有钱的家族都没有放在心上。

那次的行动算是少有的轻松,警报和监控器切断之后,几乎没有费太大功夫就打开了保险箱取走了宝石。


取走宝石准备撤退的时候其实出了点意外,有个和蛾年纪相仿的青年突然的出现把她吓了一跳,青年的脸被淹没在阴影里,看不清到底长什么样子。

以为会被抓着或者大叫有小偷的青年却做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他打开了窗户指了指窗外,

“快走。”


“……”这家人的仇家么。蛾暗自猜测着青年身份的可能性,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和叫骂声,稍作犹豫就从窗户翻身溜了出去。

回头的时候蛾看到那个青年关上了窗户,冲她挥了挥手,又消失在了黑暗里。


这之后的行动几乎都是听从着那个亲戚的安排,需要的东西从烟雾弹到缆绳到滑翔翼到催眠药物,应有尽有。

在初期还要学习撬锁和驾驭一些奇怪的道具方法,到了之后却越来越得心应手起来了。


本来只是想做个普通的窃贼,却被欠债一条威胁着换上了过于华丽的洋装当起了怪盗。

非常麻烦,风险也很大。

追债人眼里的赞赏和喜悦却是蛾无法理解的。


这个城市治安一直很好,从开始的小试身手到后来成为了这里的都市传说,蛾也不知道是值得高兴还是无奈了。


普通的警察对于怪盗并没有丰富的应对经验,增派人手或者升级警戒系统,其实找到了应对办法也就不是难事了。


只是自从那位叫做伊诺克的警官先生出现之后,蛾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起来。

像是知道什么,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

明明一看就不是和她一个世界的人,却很奇异的融入了这个老城区。周围的老人总是对他赞不绝口,甚至有不少中学的小姑娘乘着那位警官到访的时间,装作在她的店里挑选着小东西,时不时瞄上伊诺克一眼。


“蛾子姐姐,那个警察是你的男朋友吗?”

有时候会有面带羞涩的高中生问她,得到了否定的回答后便会从口袋里取出粉色的信件,“那,蛾子姐姐,能不能帮我交给他?”

“好啊。”蛾点头。


第一次信件被转交的时候,伊诺克像是很高兴,在听说是转交之后面色就有些发僵,嘀咕了几句就把信塞进了制服口袋,然后就开始和她聊起了最近发生的大事小事。

比如谁家的田园猫生了一只三色公猫,比如哪里似乎要新建造一个游乐园,比如哪里又新开了一家咖啡店,很像是普通情侣之间会聊的话题。


但是他们并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

以后也不会发展成那样。


“‘梦魇’好像又要出手了呢。”

伊诺克像是谈论着今天天气很好的样子说出了这样的话。

蛾调整玩具熊脖子上的缎带的动作顿了顿,她回过头,“这样吗。”

“这次下手的目标是‘莉莉公主的匕首’,听说是一个小国家皇室传承的匕首,第一任的王女用它杀死了父亲才得以上位,后来又被自己的儿子用这把刀手刃,因为背负着不详的过去反而在之后被传闻是带着诅咒……不过现在也只是一把匕首而已。”

“……听起来真糟糕。”

“不过我很喜欢。”伊诺克笑起来,眼睛弯成了新月,“为了目的拔除阻碍是理所当然吧。”


“……”


“我们这次打算加强警卫,据说监控设备也增加了不少的样子……”

“和我说没关系吗?”蛾抬眼看着像是满不在乎透漏着情报的伊诺克,“这不应该对我透漏的吧。”

“没关系没关系。”伊诺克摆手,“你是特别的。”


“听着并不像什么好事情。”

“会吗?”


从通风管溜进私人美术馆这种事情并不容易,易容伪装对于现在的蛾来说却是很简单的。

若无其事的混入警卫人员,按下布置好的机关按钮。当警铃大作的时候,下手的机会就来了。

怪盗说的好听,本质上还是窃贼。


传说中诅咒的王女匕首比图片上的更为光彩夺目,即便有了诅咒的传说,也怪不得那么多收藏家都会对这个那么上心了。

说是最新的防御系统,其实也不过增加了红外线测试,有生物踏进范围内就会被机关捕获。玻璃匣子据说是经过特殊加工无法打破,只能靠内置钥匙和指纹认证才能打开。


“不愧是有钱人……”蛾嘀咕着。


指纹靠着之前假扮成保姆的时候就获得了,钥匙虽然有些麻烦,但是却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蛾现在最担心的却是那个叫做伊诺克的警官。


动机不明,言语难测。

明明气质温和,举止优雅,对待别人亲切友好。蛾却凭着直觉认为不应该与对方太过亲近。

会被吃掉。

那种像是被狩猎的动物的感觉很是糟糕。她并不觉得自己的伪装以外的时候在哪里有招惹过什么人,经历了那么多次行动,却从来没有人识破过她的身份。


除了那个警官。


偶尔她会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鸟。被关在精致的金丝笼子里。

在梦里她不会唱歌,也不能飞翔。


却有一个人总是站在一旁,月光从敞开的窗户里透进室内,照亮了那个人下半张脸。

似乎是带着晦涩不明的暧昧的笑容,哼着听不清的诡异的歌。


然后蛾会从梦里惊醒,往往那个时候,天就已经亮了。


囚禁或者关押。

这样寓意性质强烈的梦即便会让她觉得不安,也不可能因为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停下脚步。


“如果是你的话,会这样吗。”


电视里播放着犯罪心理节目,蛾看着因为追求不到喜欢的女孩而做出愚蠢行为的罪犯对伊诺克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那可是犯罪啊。”伊诺克露出温和的笑,“杀人这样的事情可不是警察会做的。”


但是不见得会放弃吧。蛾看着对方人畜无害的脸,没有再问下去。



依照计算好的时间,电源被掐断的一刻警铃就响了起来。

提前做好适应黑暗的蛾戴上耳机和眼镜,乘着短暂的混乱和被装置迷惑的警官们短暂离开的时间,蛾打开了玻璃匣子。


然后就是顺着天窗和吊绳逃跑的问题了。


“趴下。”黑暗里有人拉住了她的手,然后把她按在怀里压了下去。同一时间像是古代机关一样,墙壁里发射出了三支冷箭。

“……!”

蛾惊出了一声冷汗。这样的装置,很明显是想要了她的命。

不应该是警察那一方所为。


但是帮她的人是……

伊诺克?


因为经常接触而熟悉了的很淡的香水味,不凑近就几乎嗅不出的冷香。蛾困惑起来。

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


停电的时间只有三十秒。

警官们发现自己被骗其实也不过就几分钟的时间。


“放开。”蛾压低了声音,如果电力一恢复,那她的身份就肯定曝光了。

伊诺克像是笑了一声,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嘴角,乘着少女懵怔还来不及反应,飞快的起身,“快走。”


发觉匕首被夺回,蛾本想再抢过来却猛然惊觉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她咬咬牙擦了擦嘴唇,飞快的转身跑走了。


TBC。

评论
热度(8)
  1. 援歌安静产粮自萌的叶梗也叫桃记 转载了此文字
    是AU呜呜呜呜怪盗AU少女漫画风味(你确定?)萌得老夫反复爆炸!闭关期结束想画爆这个paro(你特么...

© 援歌 | Powered by LOFTER